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

返回首页 公司简介 查看联系方式 给我留言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

 

钱云会:圈地背后的生命负重


2011年01月01日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点45分,乐清蒲岐镇寨桥村村委会主任钱云会在村口被一辆工程车碾死。鉴于其上访户的特殊身份,关于其死因的说法沸沸扬扬,并迅速演变成一场舆情风暴。

谁造成了村委会主任之死?为何之后的当地政府屡次辟谣却始终无法得到民众信服?《中国经营报》记者历时一周,分赴温州、乐清等地进行了详尽的调查,试图还原这场悲剧的来龙去脉。

事出有因

2010年12月30日,晚上八时许,本报记者来到寨桥村,此时整个村庄已漆黑一片。

村委会主任钱云会之家就隐于一片黑暗之中。这是一座简陋的两层小楼,盖于十多年前,楼上,钱云会之妻仍卧床不起,神态黯然,一家人聚在狭小的屋内相视无语,当记者问及温州警方对此案件的最终结论时,小女儿钱旭玲直视记者眼睛,“我不信,你信吗?”

12月29日,温州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此次案件已经查清,排除了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

在会上,温州警方表示,对其中两位目击者和两位司机分别进行了测谎,一位名为钱成宇的目击者表示,在事发时并未看到如网络留言中的4个保安按住钱云会,招呼工程车驶来等情况;另一位目击者52岁的隔壁华二村民黄迪燕则表示,因为有人说给钱才编造看到3个戴口罩的人对钱按住,开车碾过。

事件原本就此水落石出,但其中仍然疑点重重。

12月25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乐清村委会主任死亡的一周之前,也就是12月17日,当地村民曾与运送石料至乐清临港开发区围垦工地的工程车队发生过激烈冲突。

12月17日,来自虹桥镇湾底村矿山的石料车来到寨桥村村口的虹南大道朝乐清电厂的小路上被村民拦截下来,禁止通行,驾驶员与村民对峙之后只得离开返回石料厂。

12月18日,钱云会指挥村民运来数个电线杆将朝乐清电厂和临港工业开发区方向的道路堵死,电厂运煤车无法进出,而石料车也不能经过。

12月19日,运送着数吨重的石料车队再次经过该村,又被堵住,只得再次返回。事情直到12月20日,当地警方派出吊车将电线杆吊走才得以解决。而之后却又因为当地雨雪天气,该工程队运送石料仍暂时中止,直到12月23日才得以恢复,不想,两天之后命案发生。

而在此事件之后,当地政府为了维护秩序,曾派出2到3名保安人员在村口巡逻,以保证乐清电厂运煤车和石料车正常通行,这也是事发时,多位群众说看到保安制服人士的缘由。

据本报记者了解,肇事车辆皖K5B323的工程车车主费良玉与司机黄标属于位于虹桥镇湾底村附近的山唐山石料厂车队员工,该石料厂属于乐清湾港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卢纪清,采矿权有限期为2009年8月6日至2011年8月31日。

在出事之后,此石料厂已停工休整。一位工人对记者表示,该厂在2009年11月正式往临港工业区运送石料,用于围垦工程,而在整个乐清,山唐山石料厂只是该工程的十几家供应商之一,在该石料厂,目前共有运送石料的工程车为12辆,出事之前,费良玉的车也是其中一辆。一位工友向记者回忆,费良玉2010年9月28日带着崭新的解放牌工程车入驻工地,该车系他个人于近期刚刚购买,价值40多万元,其个人付款20余万元,其中多数也是向亲属所借,而剩余20万元为银行贷款,该车队12辆车主均为安徽籍人士,多是老乡结伴而来。

在该工地,最为赚钱的就是车队车主,所拉石料每方大约在6元钱。从山唐山石料厂至临港工业区距离在7公里左右,行时为15分钟,每辆车一趟能赚150元左右。该工地工作时间为早上5点半至晚间10点,一辆车配两个司机,轮流交班,一天毛利能赚1500元左右。出事之前,费良玉每月毛利在3万~4万元之间,净利在1.5万元左右,其中需支付雇佣司机黄标的3000元工资。按照如此速度,将在2年之内还清贷款。

“因为按吨数来计算工资,所以司机们都拼命装货,超载在此地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是政府工程,交警也从不过问。”一位工友透露说。根据当地警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事发时,该车核载12.405吨,实载35.020吨,超载为282%,这导致其制动性能变差,酿成大祸。

多位工友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从山唐山运石料至临港工业区7公里路,一般15分钟左右,很多司机为了多赚钱,最快可以至12分钟。而记者在2010年12月29日和30日从山唐山至临港工业区打车多次往返,因为经过多个居民密集区,每次却均在20分钟左右。如此看来,这些货车不仅超载,也有超速之嫌。

一位工地知情者透露,停工一天,整个车队损失在2万元上下,三天就是6万元。该人士说,在过去一年中,该村从未拦过石料车,不知为何在2010年12月17日突然阻拦,虽然车队方声明和乐清电厂无关,但仍被阻拦。当地人说,因为政府没有给个明确说法,所以只要和政府相关的车辆他们都拦。

“临近年关,这让车队损失很重,觉得这个村子里人在无理取闹,大家心情很不好。”上述工地知情者说。

钱云会其人

在当地警方的描述中,钱云会“恶行累累”。

2010年12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给在场记者的新闻材料中显示,钱云会,男,53岁,小学文化,2005年当选寨桥村村委会主任,此前在1992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2005年因扰乱社会次序被判刑1年6个月,缓刑2年;2008年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0年7月22日刑满释放。

在当地村民中,钱云会却是另外一个人,为人正直、一贫如洗、敢作敢为,是村民对他的评价。从2005年他就任村委会主任之初,就带领村民对当地征地的不合理现象进行上访,两进监狱,“刚开始他身后有一大群人跟随,而后来只剩下他一个人坚持”。

钱云会五年来上访不断的就是乐清电厂土地征用一事。

据记者了解,乐清电厂位于乐清市蒲岐镇、南岳镇区域内,为浙江省提出的“五大百亿”工程项目和电源建设规划“三个一千万”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总投资为108亿元,2010年7月4日全部建成投产。

到2003年11月,除寨桥村外,其余11个村的电厂拆迁工作均已完成。寨桥村对政府给出的1157.4万元的补偿费并不满意,他们提出了总额为18.94亿元的补偿总额,其中包括打水湾山补偿5亿元,滩涂补偿4亿元,深水码头补偿5亿元,矿山补偿3.2亿元,树木补偿1.5亿元,山地补偿0.24亿元的补偿。

“这个补偿费根本是不能接受的,一个是数额巨大,乐清没有这个钱;另一个是如果这个村子狮子大开口,其他村子的人都纷纷效仿,政府以后的征地工作还怎么进行?”乐清政府一位人士对记者说。该人士还表示,因为后来考虑到该村子人多地少,所以后来给予了最大程度的照顾,提出了总金额为3800万元的“一揽子”安置补偿征用方案。这套方案终于在2004年4月与村两委签订了征地协议。

根据乐清市与寨桥村签订的协议显示,补偿的首笔1061.7613万元于2005年6月30日支付到寨桥村农村合作银行账户,剩余的2738.1932万元于2005年11月18日已汇到蒲岐镇乐清电厂政策处理专用户头。

“不过,因为刚刚当选的村委会主任钱云会和村民的反对,一直拒不接受。”蒲岐镇一位宣传人士对记者说。他向记者表示,该笔存款多年未动。

多位与钱云会相熟的村民认为,之所以不承认以前村委会所签订的协议,就是因为怀疑实际的补偿款被截留了。一位村民向记者表示,此前乐清高速公路旁的一块30多亩的土地卖了1亿元,而该村500亩的土地补偿才3800万元,肯定是太少了。

对此,上述蒲岐镇宣传人士表示,高速公路旁为商品房建设用地,而村民的地则用于电厂建设,属于政府征地,价格自然相差甚大。

不过,这一说法始终得不到村民的认可。2004年,由钱云会等7人组成了代表小组进行维权上访,要求政府公开回应村民疑点;而在此过程中,当时的村党支部和村委会的8名代表在3800万元的协议上签字,这引发了村民的愤怒,双方爆发了冲突,也拒绝承认协议的合法性。

2005年4月,钱云会当选村委会主任。按照乐清政府的说法,他当选的理由是曾向村民承诺为每个村民争取到每人10万元(该村共有3676人)的征地补偿款,也就是比3800万补偿款多10倍的利益。乐清政府说:“钱云会以这种空头承诺骗取了村民的信任,当上了村主任。”

不过,钱云会小女儿钱旭玲、儿媳钱双萍均否认承诺10万元一说,“他只是承诺让政府公开所有信息,让中间环节透明,防止有人截留补偿款,村民选他也是自愿,并不存在骗取一说。”

多位村民说,之所以选钱云会也是认可他的人品,觉得他不会为自己牟利,为人坦荡,5年来,他经常被殴打、恐吓,甚至投进监狱,除了他,没有人有这个勇气来抗争。“那么多年来,钱云会得罪的人数以千计,大人物、小人物都有。” 村民们说。

圈地乱象

钱云会生前之所以上访不断,皆因他和村民认为乐清电厂征地另有内幕。

公开资料显示,乐清电厂由浙江省能源集团公司、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温州电力投资有限公司、正泰集团和华峰集团分别按51%、23%、16%、5%和5%的比例出资建设。在2003年建设之初,由中国工商银行[4.24 0.00%]和中国建设银行[4.59 0.66%]各提供了23.3亿元的贷款。

不过,这个耗资上百亿元的工程却有违规之嫌。

根据记者得到的2005年6月的国家发改委的《关于乐清电厂一期2×60万千瓦项目核准的批复》中显示,该项目并未获得国家核准就开始擅自开工建设,违反了基本的建设程序和规定,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电站项目清理及近期建设安排有关工作的通知》将给予经济处罚。而据记者了解,此处罚始终未落下。

在未得到国土部许可的情况下,乐清电厂工程在2003年11月28日就基本完成了电厂征地、拆迁工作,举行了“四通一平”仪式,而后也曾因此在2004年2月被中央紧急叫停,之后开始补办手续。

在开工两年之后的2005年,浙江省政府请示国务院,拟同意该项目用地127.9173公顷,其中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62.7055公顷,征收集体土地41.4151公顷,利用国有土地86.5012公顷,报国务院审批。直到当年8月31日,国土资源部才同意乐清电厂项目的建设用地请求。

此补办手续的“高效率”也让人看到乐清电厂投资者所蕴涵的巨大的能量。

根据钱云会家属向记者提供的申诉材料表示,钱云会生前怀疑,这块电厂用地有搭车房地产市场之嫌疑。“民企正泰和华峰集团的介入就是为了房地产。”钱云会家属说。

多位村民表示,原先以乐清电厂名义征来的3365.4226亩,将来会有一半用于地产项目,这些投资者最初的本意也是着眼于此。不过,记者坐车在此区域多次往返,尚未发现建起的商品房,目及之处仍是荒地一片。为此,记者致电乐清政府宣传部门询问,但其表示负责人不在,不便接受采访。

不过,寨桥村事件只揭开了整个温州地区征地乱象的冰山一角。记者在钱云会家采访之时,接到闻讯赶至的温州地区上访户递交的几十份举报材料,皆为征地纠纷。

一位与钱云会相熟的隔壁村负责人说,在整个温州地区,有几百个村子因为征地纠纷上访,寻求援助者无数。来自当地政府的统计显示,2010年以来,仅在乐清发现的违法征地案件就多达411件,涉及近600亩土地。

这些年来,温州建设用地十分紧张,工业用地严重不足,征地由此变得迫不及待。

一位温州市政界人士告诉记者,温州目前人均土地仅为4分左右,建设可用的土地不足60万亩,10年就会用完。“如今,温州的工业用地拍卖价高达250万~300万元一亩,还是‘定向供应’,投资小的项目只给房,不给地。”该人士说。

近年来,温州每年的建设用地规模在2万亩左右,而目前温州全市的耕地面积仅在253.2万亩,未来这些耕地将逐渐以惊人的速度消失。

不过,上述温州市政界人士也表示,商业用地过程中也存在大量圈地现象,这也是造成土地供应紧张的原因之一。该人士说:“多数企业其实本身并没有多大需求,但知道土地会每年升值,在利益驱使之下,疯狂圈地的很多,有些企业动用关系,能圈地上百亩,过两年做房地产或者卖掉,都能翻上几倍。但这样一来,很多土地就被荒废掉了。”

“从目前来看,乐清电厂早在2003年还没拿下批文就率先开工,圈地几千亩,也是为了将来的利益,不排除将来有用作商业用地之嫌。这也是引发双发矛盾的根源。”上述温州市政界人士说。

也正是在这种疯狂的圈地背后,小人物钱云会开始了他的上访人生。他不被家人理解,性情固执,且屡败屡告。在2010年7月出狱之后,他依然带领村民要求政府给个公道。在无果的情况下,他在2010年12月17日始连续三日偏激地掀起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堵路行动,不觉中得罪了更多的人。

自此之后的八天中,钱云会依然每天打电话,召集村民,商量下一步的计划。不过,他似乎在冥冥中预感到了危险,他曾到一名老友家,告诉他“最近感觉非常不好,要出事”。他每天晚上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时许,小雨已止,他匆匆吃完面条,腋下夹着伞,老伴问他为何带伞,他回答怕回来时下雨,谁知这竟成为最后的诀别。他迈着大步向村口走去,却不知,一辆超载的卡车正飞奔而来,几个保安正在路上巡视,钱云会倒在了车轮下,生命就此凋谢。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

公司简介 查看联系方式 给我留言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PowerBy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 © 2004-2006 钱云会,圈地,背后,生命,负重